萧瀚:为郭飞雄先生的安全致骆蔚峰区长的一封公开信
作者: 时间:2019-10-12

【9月26日讯】广州市番禺区区长骆蔚峰先生:你好!

郭飞雄先生被你的手下绑架已有10多天,想必你不可能不知道。如果他确实涉嫌犯罪,那也得按照合法的刑事侦查程式调查,用这种下三滥的绑架手段与你们的职责不符。

据未证实消息称,目前他的身体状况极其不好,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,无论基于什幺样的理由,你都有义务释放他,并且给他治疗。

关于这次太-石村事件的是非黑白,我相信你比谁心裏都清楚。我并不确知你是否这次太-石村事件的主谋人物或是指挥者,但是这件事情在你全面主持工作的行政区域裏发生,那就意味着无论如何你对这次事件都至少要承担基本的领导责任。

也许你并非这次事件的始作俑或者策划者,也许你有诸多现实难处使你挣扎在现实与良知的夹击之中,我从一些报导中得知你是个卓有成效的地方执政者,说实在的,看这些报导,我很难将报导中的你和大石村事件中的你合二为一。

当代中国处于宪政转型时代,宪政已是中国迫在眉睫的主旋律,太-石村村民所表现出来的理性和平与非暴力精神,本应获得你们区政府的讚赏何支持,至少不该破坏、尤其不该对自己辖下的公民动用黑帮手段,遗憾的是,你们暴力破坏民主行动的恶劣行径已经远远突破底线,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。

你一定比我清楚,浙江温岭市的民主恳谈试点已经实施近6年了,而你们番禺区连一个村子要合法罢免自己的村官都不被允许,不但不允许还对他们痛下杀手,此间相距岂非十万八千里?

如果你有诸多苦楚以致无法独立决断,这窝囊区长我看不当也罢,好歹也得个週三畏挂冠拂袖、不同流合污的令名。

时代、现实、政治都是複杂的,人本身也是複杂的,但也是简单的,善恶是非因此常常在一念之间被区分。你作为区长,现在就站在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,时代赋予你重任,既可能因你顺应历史潮流而留名后世,也可能因你短视冥顽而遗臭久远,这全看你自己。

郭飞雄先生的安危系于区长先生一身,他的自由也系于区长先生一身,希望你斟酌此事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,没有人例外。

前路既长,区长先生,请你好自为之。

此致!

萧瀚 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
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